《百年守望》:银河少年驰骋科幻世界

2022-10-15 09:54:00
bradley
原创
77

  南方网讯 近日,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科幻小说《百年守望》。该书是中国科幻元老王晋康代表小说集,是一部关于人类、自然与宇宙的生命之歌。

  小说讲述了月球上的故事。月球南极的昊月国际能源公司采掘基地来了一位81岁的不速之客,驻守基地的机器人广寒子和人类员工武康救下他,却没想到这位不速之客所怀揣的秘密即将给世界带来毁灭性的冲击。

  本书收录了王晋康的《生命之歌》《水星播种》等多篇优秀获奖科幻小说,其作品风格沉郁苍凉,既融汇了丰富的科幻知识,也包含了对宇宙及生命的哲思睿见。

  王晋康,著名科幻作家,高级工程师,被誉为中国科幻文学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。十六次荣获中国科幻银河奖,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终身成就奖,中国科幻银河奖终身成就奖。

  在他们身后,偷渡客的心中同样激荡着猛烈的波涛,浑浊的老眼中波光粼粼。孤独的武康在尽情倾诉对妻女的思念,但他不知道,此刻的“在线通话”只是电脑广寒子玩的把戏,是逼真的互动式虚拟场景。屏幕上那位鲜活灵动的秋娥,还有娇憨可爱的小哪吒,实际只是活在一个名叫“元神”的电脑程序中。

  更为残酷的是,十三天后,也就是武康终于要返回家园的那一天,等待他的实际是客运舱中的气化程序。

  而这一切,其实都是偷渡客造成的。是他在五十年前签下那份合同,为一碗红豆汤出卖了自己克隆体的永世生存权。捎带卖出的还有他三十一岁前的人生记忆,那对虚拟的母女正是以这些记忆为蓝本创造出来的。至于这位克隆人武康,他的真实人生其实只有短短三年,即在月球基地工作的这三年,前二十八年的记忆也是从偷渡客的记忆中上传的。

  这些年来,他的良心一直不得安宁。这次他以八十一岁的高龄冒死偷渡,就是想以实际行动做一次临终忏悔。

  武康带偷渡客到餐厅吃饭去了,广寒子开始呼叫位于地球的公司总部。这是机内通话,外人是听不见也看不到的。而且,这才是真正的在线通话。公司董事长施天荣先生现身了。他与那位偷渡客是同龄人,同样的须发如雪。广寒子首先汇报:“董事长,有一桩突发事件,今天的无人货运飞船中发现一名偷渡客。”

  四秒钟的时间延迟后,屏幕上的董事长皱起眉头:“偷渡客!地球上的装货一向处于严格的监控之中,外人怎么能混进飞船?”

  “他恰恰不是外人。”广寒子叹道,“尽管相隔五十年,但见面第一眼我就认出他了。这个自称吴老刚的人就是基地的第一任操作工、十七代克隆武康的原版,那位老武康。”

  “是的,他肯定是来制造麻烦的。当然我们不怕他,昊月公司在法律上无懈可击。不过,”他沉吟着,“也许这个不安分的老家伙会铤而走险,使用法律之外的手段?对,一定会的。广寒子,你尽量稳住他,我即刻派应急小组去处理,至多四天后到。”

  广寒子摇摇头:“完全不必。你未免低估了我的智力,还有我闭关五十三年的道行。何况我和老武康曾经共事三年,完全了解他的脾性,知道该如何对付他。这事尽管交给我好了。”

  董事长略作思考,果断地说:“好的,我信得过你,你全权处理吧。要尽量避免他与小武康单独接触。必要的话,可以把小武康的销毁提前进行。至于老武康想太空葬,你可以成全他。”稍顿他又提醒:“但务必谨慎!老武康是自然人,受法律保护。你只能就他的意愿顺势而为,不要引发什么法律上的麻烦。”

  武康没有轻忽他对偷渡客的许诺,第二天,他要去露天基地对采掘机进行最后一次例检,走前邀老人同去:“挑选墓地是人生大事,你最好亲自去一趟,挑一处如意的。身体怎么样,歇过来了吗?”

  老武康没有立即回答,用目光征求广寒子的意见——他知道后者才是基地的真正主人。广寒子笑道:“哪里用得着挑选,月球上这么多陨石坑都是最好的天然坟茔。从概率上说,陨石一般不会重复击中同一块地方,所以埋在陨石坑最安全,不会有天外来客打扰灵魂的清净。”

  但说笑归说笑,它并没有阻止。老武康暗暗松一口气,赶紧穿上轻便太空衣,随武康上车。时间紧迫啊,距武康的死亡时间满打满算只剩十二天了,他急切盼着同武康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  在微弱的金色阳光和蓝色地光中,八个轮子的月球车缓缓开走,消失在灰暗的背景里,在月球尘上留下两道清晰的车辙。广寒子把监视屏幕切换到月球车内,继续监视着车上的谈话。一路上武康谈兴很浓,毕竟这是他三年来(其实是他一生中)遇上的第一个人类伙伴。他笑嘻嘻地说:“老人家,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。八十一岁啦,竟然还敢冒死偷渡!”

  老人笑着:“我可是O型血,冲动型性格。再说,到我这把年纪,连死亡都不再可怕,还有什么可怕的?”

  驾驶位上的武康侧过脸,仔细观察老人的面容。“嗨,我刚刚有一个发现,如果去掉你的胡须和皱纹,其实咱俩长得蛮像的。”他开玩笑,“我是不是有个失散多年的叔祖?”

  老人下意识地向摄像头扫了一眼,没有回答,显然他不愿(当着广寒子的面)谈论这样的敏感话题。然后监视器突然被关闭了,屏幕上没了图像也没了声音。这自然是那位老武康干的,他想躲开电脑的监视,同小武康来一番深入的秘密谈话。广寒子其实可以预先采取一些补救措施,比如安装一个无线器等,但它没有费这个事。那位老武康会说什么台词,以及小武康会有什么反应,都完全在广寒子的掌握之中,不都没关系。

  两个小时后,月球车缓缓返回车库。两人回到屋里,老武康亢奋地喊:“太美啦!金色阳光衬着蓝色地光,四周是万年不变的寂静。这儿确实是死人睡觉的好地方,我不会为这次偷渡后悔的。广寒子,我的墓地已经选好啦。”

  广寒子知道他的饶舌只是一种掩饰,但并未拆穿,笑着说:“任何首次到月球的人,都会被这儿的景色迷住。我想你肯定是第一次到月球吧。”

  他坐到电脑前整理记录,表情很平静。但广寒子对他太熟悉了,所以他目光深处的汹涌波涛,还有偶尔的怔忡,都躲不过广寒子的眼睛。可以断定,刚才,就是监视系统中断的那段时间内,老武康已经向他摊开了所有的,但少不了再三告诫他维持外表的平静,绝不能让狡猾的广寒子察觉。那些无疑使武康受到极大震撼,但他可能还没有完全相信。

  这不奇怪,武康一直在用“我的眼睛”看“我的人生”。现在他突然被告知,你的所谓亲眼所见全是假的,你的人生仅仅是一场幻梦,你的妻儿只是电脑中的幻影,如此等等,他怎么可能马上就接受这个呢?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银河平台
电话: 86-10-66568888
地址: 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南湖大道855号扬名科创中心401室